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乞丐公子
乞丐公子

作者:吴嫡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人间穷苦莫过于乞丐,人间逍遥莫过于公子。可命运偏偏开了个玩笑,公子乞丐调了个个儿,就再也换不回来了。追根究底,善恶有报,凡事皆有因果。

1.公子变乞丐

古时,城中有位王员外,家财万贯,妻子美若天仙。唯一不足的是,儿子顽劣不堪,十五岁的年龄,别人家的公子都该考上秀才了,他却痴迷唱戏,流连青楼,还时常打架斗殴,惹是生非。人们都议论,这王员外为人谦和善良,是全城有名的善人,这儿子是随谁呢?

这天,老管家急匆匆地冲进府里,压低声音说:“老爷,不好了,公子闯祸了!”跟在老管家身后的王公子脸上化着戏妆,惊慌失措地喊道:“爹,救我啊!”

王员外看看儿子,恼怒地说:“又怎么了?”

老管家接过话头说:“老爷,公子在醉红楼跟一个外地人争姑娘,把人家给打了。”

王员外叹了口气说:“拿些银子,赔给人家吧。”

不料,老管家摇摇头说:“我去把公子拉回来的途中,那个外地人从僻静处跳出来,要报复公子,公子一脚踹过去,那人摔倒在地,头刚好磕在石头上,血流满面,当场就没气了!”

王员外惊得跳了起来:“出人命了?这、这如何是好?”

公子哭着哀求道:“爹,爹你得救我!”

王员外气得一巴掌打在他脸上:“人命关天!就是我愿意倾家荡产,也未必能救得了你!”

老管家想了想说:“老爷,我倒有个主意,您记得您出钱开设的粥棚吗?”

说起来,这王员外家本在邻县,十几年前因家里遭了火灾,烧死了好几个人,原配妻子也惨遭不幸,火灾混乱中又丢了年幼的儿子,这才举家搬到本县,离开那个伤心地。现在的妻子是续弦,儿子也是后来生的。因为有过这样惨痛的经历,王员外新建府邸时请了个风水先生勘察,府内打了两口井,而且广结善缘,在城里开设粥棚,为流浪的乞丐提供饭食。上百个乞丐长期聚在那里,连外县的乞丐都闻风而来。

此时老管家提到粥棚,王员外不禁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老管家小声说:“那里有很多年轻人,我看也有和公子长得像的,是不是可以这样……”

王员外听了,犹豫道:“行吗?”

老管家说:“公子喜欢唱戏,平时进出脸上都带着妆,而且公子白天喜欢睡懒觉,晚上青楼里灯光暗淡,我看也没多少人特别清楚公子的容貌。只要有个五分像,换上衣服就足以蒙混过关了。”

王员外点点头,沉吟道:“不过这是有可能送命的,会有人肯吗?”

老管家说:“乞丐的命不值钱,我许诺只要那人肯冒充,万一不用偿命,我们出钱摆平了,他就可以留在府里当差,做公子的侍从;万一送命了,就给他风光大葬,还给他亲人一大笔钱,肯定有人干。”

公子一听有活路,赶紧也哀求王员外,王员外无奈地点点头,再问老管家:“那这个孽障怎么办?藏在哪里呢?”

老管家低声说道:“这就得委屈公子了,既然是李代桃僵,公子就得去假扮那个乞丐。公子扮成那个乞丐后,先混在乞丐群里看几天风声,万一事闹大了,就混出城去,反正不会有人注意一个乞丐的动向。不管怎么说,先保住命,以后在外地慢慢发展。不行还可以回老家,那片宅子还没烧光呢……”

王员外看了老管家一眼,老管家赶紧住嘴了。王员外想了半天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好点点头,让老管家去办了。

粥棚里乞丐眾多,老管家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年轻人,十六七岁的样子,身高体形和王公子都差不多,面目也有几分相像。老管家让人给乞丐化上戏妆,别说,跟王公子确实很像。然后老管家又安排人去打探消息,准备打点官府等事宜。

此时,最难受的其实是王公子,他虽然性命无忧了,但无奈之下只能装作乞丐,跑到粥棚附近的破庙去住。他洗去脸上的戏妆,涂上些灰尘,也确实像个乞丐。不过乞丐的日子比他想的要痛苦多了。那乞丐脱下来的破衣服一股馊味,又脏又臭,还有虱子爬来爬去的。他细皮嫩肉的,哪里受得了这个,不停地抓挠,睡不着觉。乞丐们都笑话他,一个老乞丐告诉他:“慢慢地你就习惯了,刚当乞丐都这样。”

还有那粥,平时王公子从来没去过家里开的粥棚,现在不得不随着乞丐们一起去粥棚吃粥。乞丐们有的用碗,有的用罐,领了粥后都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王公子拿着那乞丐的破碗也要了一碗,结果一看,那粥里的沙子明显没淘干净,而且还有股霉味。王公子大怒:“发霉的米怎么吃?”舍粥的眼睛一瞪说:“要饭吃还嫌馊?告诉你,要不是王员外这些年出钱开粥棚,原来官府的粥棚里连发霉的米也没有!”

老乞丐拉过王公子说:“知足吧,靠官府的粥棚,一个月就得饿死。粥棚没有用好米的,都吃饱喝足了,谁都当乞丐了,哪还有人干活?”

这时,有个乞丐盯着王公子看了半天,说:“唉,你们看,这小子长得有点像王员外家的那个公子啊。”舍粥的嘲讽道:“长得像有个屁用,人家是公子命,他是乞丐命!”

王公子听完,吓了个半死,骂那个多嘴的乞丐:“你别胡说八道!你才像王家公子!”

2.乞丐变公子

王公子吃了那发霉的粥,平日好吃好喝的身子受不了了,连着拉了三天肚子,痛苦万分。幸亏老管家趁人不备,偷偷跑来给他送了点好吃的,同时告诉他,那外地人的尸体已经被官府发现了,现在是府里使了银子在拖延,最好是查不到凶手,不了了之。不过那天路上虽僻静,也可能有路人看见了,现在正一个个地寻找,花钱买通呢。他这乞丐还得再当些日子。

王公子虽然叫苦连天,但毕竟怕死,不敢声张。好在过了几天,他渐渐适应了,喝粥不闹肚子,晚上也能睡着觉了,而且还能准确地抓住虱子,俨然是个合格的乞丐了。

而在另一边的府里,那个乞丐正在老管家的训练下学习当公子。王员外也不管,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,大概看老管家教得太认真了,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就是演个戏,不用这么认真吧?”

老管家笑了笑说:“老爷,演戏也得演得像才行,否则让人发现了,咱不白费这么大的苦心了?”

王员外点点头说:“少爷在乞丐帮里混得如何,不会太受罪吧?”

老管家小声说:“您放心吧,有我呢,不会让公子吃大亏的。”

王员外看着乞丐装的假公子,出了会儿神:“这孩子不错,就让他留下吧,以后给公子当个伴读,没准也能考取功名呢。”

少爷的事还没了,王员外却忽然病倒了。他口齿不清,昏昏沉沉,这下急坏了夫人。这夫人平时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只待在府里,念念佛经。老爷这一病,她赶紧找老管家商量请大夫。老管家请来了当地最有名的大夫,大夫看了看说:“老爷这是神不守舍,外邪入内。”夫人忙问如何医治,大夫摇头叹道:“这不是医药能治的,看看能不能请到高僧做法吧。”

老管家又请了高僧道士来,折騰了一通,同样没啥效果。王员外偶尔醒来,呆滞地看看夫人,就手指老管家,却说不出话来。三天过后,王员外居然一命呜呼了。夫人哭天抢地,老管家则张罗着办丧事。办丧事自然要孝子扶灵,可王公子披麻戴孝时,夫人一眼看见了,顿时愣住了。

夫人急忙叫老管家:“老管家,这不是少爷啊。”

老管家看看左右,轻声说:“夫人您急痛攻心,糊涂了,这明明是咱家公子,怎么会错呢?”

夫人惊慌地看着老管家:“我自己的儿子我会认不得吗?”

老管家摇摇头:“这就是公子。”

夫人看着左右的仆人道:“你们说,这是公子吗?”

仆人们不明所以,都惊慌地看着夫人和老管家,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夫人这才发现,除了自己身边的侍女外,外面的家仆大多都换了新人,剩下没换的都是在外面办事的,平时不在府里,自己都不熟。

夫人看看披麻戴孝的公子,又看看老管家,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这些日子我没见到少爷,老爷还说他是出门游学去了。我明白了,是不是上次你出的馊主意,让老爷吓唬少爷,把少爷吓跑了?”

老管家摇摇头说:“我出过什么主意?没有的事。”

夫人急了:“你说让人装死,吓唬少爷去当乞丐,过几天受苦的日子,就能走正道。我当时就不同意,可老爷还是答应了你。这就是你找回来的乞丐,对不对?我儿子呢?我儿子哪儿去了?”

老管家不理她,对侍女说:“夫人急火攻心,你们扶她回后院休息。”

夫人大怒:“我要报官!”

老管家猛然回头,苍老的眼睛里射出瘆人的寒光:“你想报官?好,那就报!你以为十几年前的那场火灾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夫人像被雷击了一样,张口结舌,美丽的脸上血色全无。侍女也吓坏了,赶紧把夫人送回了后院。过了一会儿,老管家带着公子进了后院。让侍女退下后,老管家口气和缓了些,说:“夫人,事到如今,我们可以敞开天窗说亮话了。当年的事我都清楚,但老爷已经死了,我不想再为难你,这些事我也不愿意张扬出去。说到底,这事也不是你的错,你认下这个儿子,他当了老爷,你仍是府里的老夫人,我保证他会像孝敬亲娘一样孝敬你。你若真去报官,别说官府不信,就是官府相信我调了包,当年的事翻出来,你也没什么好结果。”

夫人脸色苍白,喘着气说:“我不信当年的事你知道什么,真的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说?又为什么弄回个乞丐来当公子?我看这乞丐八成是你儿子,你想谋夺老爷的家产。”

老管家厉声说:“放屁!我在王家当管家几十年了,从没有过这种念头!我说这孩子是王家的公子,他就是!他不是,难道你儿子是?你敢对天发誓?不用说别的了,就说今天的买卖,你同不同意?”

夫人痛苦地说:“可我儿子怎么办?我儿子还当着乞丐呢!”

老管家冷冷地说:“他这是在替他爹赎罪。”

正在这时,府门外传来一阵呵斥声:“干什么?把要饭的赶出去,没看见府里有丧事吗?”紧接着又传来一阵连哭带喊的哀号声:“让我进去!我是王家公子,死的是我爹,让我进去呀!”老管家冲出后院,厉声喝道:“什么人在吵闹?轰出去!”

那王公子衣着破烂,灰头土脸,活脱脱一个乞丐,正在门前吵闹,看见老管家更是大呼大叫。老管家却翻脸不认人,让家丁把他赶了出去,而内室的夫人已经昏过去了。

这成了乞丐的王公子被揍了一顿后,一瘸一拐地回到破庙,一个侍女偷偷跟上去,把他叫到角落里,告诉他:“如今你已经不是公子了。夫人也没办法,只能让我送这些钱来给你,你快走吧。拿这钱当本钱,有朝一日发达了,回来把夫人接走。”

王公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告他们去!”侍女说:“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,但夫人让你快走,别报官。”说完,她就走了。

3.谁是真公子

王公子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,反正手里有钱了,他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恢复了往日王公子的风采,然后求人写了状纸,到衙门口击鼓鸣冤。县令一看状纸,吓了一跳,王员外是本地大户,这乞丐换公子的事又太过离奇,他不敢怠慢,马上升堂审案。

老管家被传到大堂上,大声喊冤,说压根没有这回事,还说此人是个无赖乞丐,平时就在王家的粥棚里蹭粥喝,还因为粥棚的粥不好喝和负责舍粥的吵过架。昨天夜里他听说王府老爷过世,平时又听人说他和王府公子长得有几分相似,竟然丧心病狂,上门冒充公子讹诈。王家公子好好地在家里呢,哪容他如此诬赖?

县令问王公子:“你说你是公子,老管家说你是乞丐,双方各执一词,可有什么证据?”两人互相看看,老管家忽然说每天去粥棚吃饭的乞丐都是人证。县令立刻让人去粥棚把乞丐们找来。此时正是粥棚开饭的点,乞丐们正在吃饭,被衙役们一叫,都跟来了,大堂上快挤不下了,县令只好让他们站在堂下,挨个上前来做证。

最先做证的是粥棚舍粥的,他指着大堂上的王公子说,此人确实是乞丐,也确实因为粥不好喝而和他吵过架。第二个出来做证的是一个乞丐,他说自己确实说过这个乞丐长得有些像王公子,却被他臭骂了一顿。台下众乞丐纷纷证实,此二人说话属实。紧接着老管家又叫来府里看门的家丁,证实昨晚这个乞丐确实曾经闯过府门,当时穿得破破烂烂,可不是现在这样子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

浦江县嘉怡美容院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